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定陶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5 04:53:0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定陶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海南治疗白癜风,淄博能否根治白癜风 ,黑龙江白癜风初期危害,洞口白癜风医院,婺源白癜风医院,烟台能治白癜风的偏方

隋文静韩聪

  “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感慨的人,但是你看呀,一晃儿,十年过去了,我们在一起滑冰就已经十年了...”4月9日,隋文静的一篇“小作文”迅速在微博上掀起了一波回忆潮。

  也许是花样滑冰队的资深前辈们太多,21岁的隋文静和24岁的韩聪似乎总容易被冠上“小将”的称谓。直到被女伴隋文静的“十年小作文”刷屏,大家才意识到这对组合已经牵手走过了十年征程。十年,她从人小鬼大没腰身的“桶妹”成长为气场爆棚的“桶总”;十年,他从稚气未脱的“葱哥”成长为坚实可靠的“葱队”。

  花枝长好在,馥馥十年香。就在四月初刚刚落下帷幕的赫尔辛基的花样滑冰世界锦标赛上,他们为自己的十年坚持送上了一份最好的礼物——高分拿下职业生涯第一个世锦赛金牌,成为中国第三对双人滑世界冠军。

  就在他们夺冠的第二天,我们对这对冠军组合进行了专访。面对这个艰难的赛季和欣慰的结果,来听听隋文静和韩聪都有什么话要说?

  专注自我,享受比赛

  昨天上场前是怎样的心情?

  隋:这次自由滑我们最后一个出场,前面就是最强的对手德国组合萨夫申科/马索特。赛前教练和我们说了很多,他说:“无论观众如何大声欢呼,或者裁判给出了多高的分数你们都不要想。考虑自己,愉快地滑。你们恢复的时间很短,今年我们双人组也遇到了很多难题,但是你们已经拼到了现在,在跨越了这么多困难之后应该觉得很开心——接下来享受比赛就好了,其他的都不用管,也不用去想太多的东西,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比赛。别给自己背太多包袱,你们已经拼到了这一步,应该为自己感到高兴。”

  我就是以这样的心态去面对的。赛前的6分钟热身我非常投入,基本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;上场之前也一直带着耳机,所以无论是对手的打分还是观众的欢呼几乎都没有听到,完全专注于自我。这次比赛感觉自己确实是全身心投入进去了,虽然说比赛中的后内三周单跳失败了,但我依然可以准确地完成之后的每一个动作,马上进入比赛的状态。这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验,很难得,不过当然,也希望能在后面的比赛中滑出更多完整的节目。

  摔倒的单跳就在第三个技术动作,但之后的动作非常完美,当时是怎样快速调整过来的?

  隋:哈哈哈!心大!咋说呢?过去就过去了,哪怕是上一秒的事。教练也教过怎么去调整,不过我觉得和性格多少也有点关系吧。前几年我们还是挺容易出现失误后的连锁反应,但如果想成为一个优秀运动员就一定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。这就像跨栏一样:第一个栏打栏了,压了一些时间,你不能产生每个栏都会打到的心理担忧,而是要考虑接下来的两步要怎么调整好,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去减少之前错误带来的影响。

  关于后内三周单跳的失误,其实赛前曾经想到过,也想到了失误之后该怎么做。教练说那个动作我有不错的成功率,可以拼,而且动作质量也是很好的。但是这赛季训练的时间还是太短了,这个动作不那么成熟,我对它的把握不像其他动作那么高。不过除了后内三周单跳,其他的动作我有80%以上、甚至100%的把握,那我就要很好地去完成。

  “其实赛前我都想过韩聪会滑反面去”

  所以之前是做了一定心理建设,有预案,出现了问题也不会特别慌张?

  隋:怎么说呢?手术以后我也想得比较开,要享受这次比赛。不管出现什么问题,我们都要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博、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做,想我们自己应该想、应该做的。一直以来我都是走自己的路,如果路上出现什么草啊之类的就去剪一剪,剪完接着走,坏的东西其实很少会干扰到我,就算有的话很快也都翻篇儿了,从来不放在心上。我永远把自己重要的事放在第一位,比较专注——专注的时候能立马收回心来,这是我这几年成长比较多的地方。

  当然赛前我们确实会想很多,做很多准备,比如说如果这个动作如果失误了、或者彻底失败了我们应该怎么办?如果滑得很好我们应该怎么办?比赛时的各种状况和细节赛前都需要想到,其实赛前我都想过韩聪这次开场会滑到反面去。(全场爆笑)

  真的么?这可厉害了!

  韩:这绝对不可能!她要能想到我滑到反面她都上天了!太扯了!

  隋:上午训练的时候他也滑到反面了,绕了一圈才回来,所以下午的时候我已经很淡定了。

  韩:因为平时在首体是(反了的)那个方向,我就过去了。

  一回头没人的时候心里有“咯噔”一下么?

  韩:(一本正经)我是故意的,还特意在那儿站了一下……唉!现在说谎话这么难啊!(全场爆笑)不过后来确实也想让隋文静放松一下,调节一下场上气氛——其实我一上场就在调节场上气氛,比如在那儿蹦蹦跳跳的招手……昨天的表现确实稍微有点反常。

  太想拿冠军反被“批斗”

  赛前你们有没有会拿冠军的预感?

  韩:有的,而且还挨“批斗”了。临走前教练看出我心态不稳定,把我教育了一番,他说:“你们是去拼冠军,不是到那儿冠军就是你的。”所以当时也积极检讨调整,让自己赶紧回到正位上,让心态更平常一点。

  隋:今年好像真的是离冠军最近的一年。回想前年世锦赛,对手的难度和状态在那儿摆着,自己是真的够不着,所以当年的计划我们只想着摸一下奖牌。去年世锦赛,像沃洛索扎、塔兰科夫这些强手都回来了,这一年我的目标也还是登上领奖台,稳固一下位置。其实现在想想看去年也是有这个契机的,但包括场上的变化、抽签的情况、平时训练时的状态调整、赛前心理调节等等,很多准备都没有做到。去年短节目第一是出乎我意料的,所以自由滑也有(夺金的)想法了,后来在做难度动作的时候就出了一些状况。其实我没想到那个抛四周跳会失败:赛前常规训练的时候都做成了,把握挺大的,没想过这个动作会直接摔,所以当时整个人都有点懵了。

  今年反而感觉释然了。一开始我也和韩聪一样觉得今年机会好,多少有点势在必得的心态。临走之前教练对我们说:“我们是去拼金牌,但同时,我们能站在那儿就已经很开心。这赛季经历了很多事,‘人和’我们是占的,很多人希望我们好,而且有句话是‘所有人希望你好的时候你不可能不好’。但我们太希望好的时候就会强加给自己很多压力,会有包袱。”我觉得教练在临走之前帮我们卸下了这个包袱:“我们来了就很高兴,能拼到这一步就很开心,所以我们就滑我们自己的,回到原点,享受滑冰。”

  当你想要进步的时候,就会不断想办法去进步

  去年冰上盛典,大家就发现韩聪的单人滑行和表演进步很大,怎么做到的?

  韩:(严肃脸)这是秘密,不能告诉你。

  真不能说?

  韩:这是秘密中的秘密!怎样进步真的只有自己知道。我觉得主要是主观意识——当你想要进步的时候,就会不断想办法去进步。因为我自己想去变好,不是别人在逼我变好,不是环境在逼着我改变。

  大部分双人滑都比较“重女轻男”,女伴的表演会更突出,男伴相对中规中矩,包括你们以往的一些节目或多或少也有这类感觉。但今年无论是短节目的舞蹈韵律,还是自由滑的细腻情感,都能感受到韩聪的表演是始终融入在节目中的,你们呈现出的是一个很均衡的整体。你是如何达到这种变化的?

  韩:我之前做了一个四年周期的计划,前面两年主要提高了双人动作的质量、成功率、包括单跳等方面,精力大多放在了双人动作和技术这一块。我能看到自己有哪些不足,但没有时间来处理。本来在我第二年的计划是冲击世界冠军,但当时出现了插曲:小隋的脚出了状况,后来还面临手术,所以也只能把这个比较艰难的任务放在今年——其实事先也没有那么大的把握,但没想到真的做到了。

  这赛季也是借着小隋手术恢复的这段时间,我想把自身的这些不足都修补掉。那阵子我一个人练,每一天都很充实,这样也就不会觉着时间过得特别漫长……但现在回想起来,那段时间过得很累、很痛、有点心酸。

  在之前的采访中你提到当时“借”了小女伴来练习双人动作,感觉那段时间的训练还算系统么?

  韩:肯定是谈不上系统,那段期间大部分精力还是在修补自我的滑行表演这一块上,然后提高一下单跳的难度……

  有更高难度的单跳?

  韩:咳咳!没有什么,很简单……没做哪个跳,就是尝试了一下……之前不是说借小女伴么?这只是为了能让自己保持住双人动作的状态。但后来这些小女伴也要和男伴备战比赛,他们也有自己的训练提升计划,我不可能过多去占用别人的搭档时间,所以后面就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自己的提升上。

  后期我们来了体能团队,我就开始跟团队修补和提高力量部分。但再后来在做核心团队给出的计划时,更多解决的是自身伤病带来的一些问题:包括腰椎的旋转度,髋关节位置的正确程度和腿的一些问题。感觉效果还算比较明显,今年腰部和髋关节疼痛的反复性减少了一些,但是我发现力量下降了。那段时间我和小隋一起去练了一些力量和体能,结果体脂率降了体重没变。虽然大家都说这是好事,但我感觉在力量的运用上下降了,所以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方向错了,之前可能把太多的精力放到了修补姿态的正确性和伤病问题,所以就又一次调整了方向,把以前的力量加回来,再配合着腰、髋、背部这块做了一些针对性的训练。就这样经过了几个星期,把力量提升上来,然后再加上了托举、捻转等动作的训练,逐渐也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。

  印象中韩聪没怎么提过自身的伤病问题。

  韩:其实也没什么伤病,真的,作为运动员主要还是避免伤病。伤病都是场下的,场上其实没有人会看你的伤病,所以也没有必要去提。

  相信Lori和教练组,新节目会更好

  对这两套节目在比赛中的呈现还满意吗?

  隋:去年手术后,教练就一直在和我们执行计划,每一步都做得特别细,但最后把自由滑的合乐和成套全部动作都放到一起,大概只用了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。这次短节目抠得还算比较细,但是自由滑确实比较遗憾,需要调整的细节非常多,感觉还可以做得更好,真希望有更多的时间来完善。

  这个赛季确实非常特殊,直到现在感觉也只是恢复到了去年的85%左右。不过我们教练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:“你的能力是百分之百的,不一定你在比赛中就能发挥出百分之百。虽然目前你觉得自己只能达到85%,但如果能在比赛中全部发挥出来,甚至发挥得更多,也一样会获得很好的结果,一切就看你们如何去把控这个心态。”

  明年就是冬奥会了,大家也都很好奇你们的新节目有什么样的方向和安排?

  隋:这是个好问题。

  韩:嗯……还是等节目编排完后再说?

  隋:现在说真的还太早,团队这边还在和劳瑞协商,一切都还没定下来。这两年的节目都是劳瑞编排的,我们对她非常信任。劳瑞给了我们能力范围内最好的东西,而且每年都在不断创新,我们也非常愿意去尝试这些新的东西,一点一点去进步。教练组、编舞、团队已经把我们推到这个高度了,我们相信他们有能力把我们的节目变得更好。

  去年5月,隋文静经历了一场关系到职业生涯的双脚韧带大手术,当两人度过艰难的恢复期重新回到赛场、并在赫尔辛基成功登顶时,我们惊觉饱经磨难的他们,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褪去了年少时的青涩,成为了中国双人滑的中流砥柱。牵手十年之际,这个世界冠军无疑是最好的纪念。当然,这还只是个开始,2018年平昌冬奥会、乃至2022北京冬奥会,他们还有更大的目标要去实现。

  2017年4月1日,赫尔辛基

  (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安徽白癜风好治好吗